18 11 2018

叫莫扎特的巧克力唐璜家乡的橘子酱

  2018年10月12日 A14 :在别处·四方风物 稿件来源:东方卫报

  特产,与当地的风土有关,更与当地的人情有关。只有在莫扎特的家乡,巧克力才叫“莫扎特”;花宫娜香水只能在法国买到……

  第一次去巴黎的时候,Nine的法国朋友便带她去了花宫娜香水店,她便被迷住了,因为那些包装都是各种古典主义的花卉,非常漂亮。她的法国朋友告诉她,虽然有这么多香水产自法国,却只有花宫娜是只在法国本土开的香水店,已经快开了100年了。他们去的这家店开在巴黎一条并不是很多人的商业街上,商品的名字也都是法语,她便挨个问朋友,这些名字是什么意思。她最后买的是一瓶男香,叫作“F”。

  这里的一切都是和香气有关的,香水、香皂、精油、沐浴露……Nine说,“第一次去的时候,还是很惊艳。相比那些大牌的香水,它的价格还是更平民化一些,感觉到是法国人自己很日常用的,买起来没有很大压力。关键是包装,我特别容易被好看的包装给迷了心窍。”

  然而第二次去巴黎的时候,Nine就对它又有点失望了。“其实和花宫娜香水本身无关,是因为我第二次去了歌剧院附近它更大的店。那里也座落着花宫娜开的一个香水博物馆,看那些几百年的香水瓶子时,我还是心神荡漾。可是等我到了商店一看,居然全是中国游客团,还有中文导购……我一下子扫了兴致,就感觉到是一件私藏的宝贝大家都拥有了。当然,这也说明,它的确很适合作为伴手礼带回国送人。”花宫娜的原产地,在法国格拉斯,Nine下一次的目标就是去参观一下它的工厂。本报记者黄佳诗

  歌剧《唐璜》中说:“他出生在塞维利亚,一座有趣的城市,那里出名的是橘子和女人——没有见过这座城市的人真是可怜。”小安去西班牙时,最喜欢的城市不是马德里,也不是巴塞罗那,而是小城塞维利亚。“马德里太喧嚣了,巴塞罗那倒是很舒服,但塞维利亚太热情美丽了,非常想要留在那里。”在小安的记忆中,塞维利亚整个都是黄色的。“它的大皇宫是黄色的,很多古老的主体建筑是黄色的墙壁,关键整个城市都是橘子树,我们去的时候是秋天,正结着金黄的橘子,空气中都弥漫着橘子香甜又略带酸涩的味道。”

  但虽然连唐璜都记得这些橘子,但它们却是不能吃的,“非常酸涩,当地人只用它来做果酱。”小安说:“2006年的时候英国《每日电讯报》写过一则新闻,说英国一家公司推出了世界上最昂贵的橘子酱,涂一小片面包至少需要76英镑。这个橘子酱的成分就有塞维利亚柑橘。”当然,普通的橘子酱不需要这么贵。“在塞维利亚皇宫中也栽种有这种橘子树,然后你一转身就能在皇宫纪念品商店买到橘子酱品尝。当然,除了橘子酱,还有橘子味道的身体乳、护手霜……那种清新的柑橘味会让你忍不住就买买买。”外面的橘子树下也会有当地居民出来卖他们自制的橘子酱,“这样的果酱更便宜,不过味道可能会更加酸涩一些。”

  小安说,自从在塞维利亚买了橘子酱后,他就爱上了在世界各地买应季的果酱,因为他发现这种结合了当地特色的果酱确实要比工业化流程做出来的实在又美味。“我去梅尔克玩时,当地的杏子刚好成熟了,我也买了杏子酱和杏子酒。”

  “奥地利的萨尔茨堡是电影《音乐之声》的拍摄地”,Anavrin说,“同时也是音乐家莫扎特的出生地。”整个城市到处可见以莫扎特命名的街道、莫扎特的雕塑、莫扎特的音乐盒、莫扎特冰箱贴……“虽然,莫扎特生前并不喜欢这里,因为这里大大主教当年并不喜欢他的音乐,他只能愤而去了更加开放的奥地利。”

  但这些并不妨碍后世将他作为这个城市的标志招揽游人。其中最著名的、几乎每个人来了都会买了品尝或者带走的就是莫扎特巧克力了。Anavrin说:“这还真的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巧克力冠了莫扎特的名字而已,这是只有萨尔茨堡才有的一种巧克力。”据说当年是在奥地利的约瑟夫皇帝(也就是茜茜公主的老公)授意之下,为了纪念莫扎特诞辰而专门研发的这种巧克力,“虽然是巧克力球,却有四层夹心,夹心中含有杏仁糕和榛子糕……只有这种巧克力才能叫‘莫扎特’。”而且仿货也很多,最初开始售卖的甜品店还和后来的仿家打过官司。“来之前我也特地查了,只有Furst的最正宗的,所以在逛完莫扎特故居后的街边看到一家店就赶紧冲了进去。”

  奥地利的古老小镇哈尔施塔特背山临湖,风景优美。Kanye说美得像明信片一样,“不过也因为这样,小镇被游人几乎包围了,居民倍感烦恼。小镇有个最佳的拍照地,就是站在那里可以拍到哈尔施塔特最美的风景,于是大家就都去,也不在意背景都相同。旁边人家的门口就用各种语言写着:这里是进出的通道,请不要把行李放在这里……”

  Kanye去了哈尔施塔特最古老的盐矿,据说当地的地名在德语中是“盐和皇家领地”的组合,哈尔施塔特人很早就开始开采山中的盐矿。“如今还有盐矿,在4月到10月期间可以供人参观。”参观需要先坐缆车上山,进入盐矿后,又要坐木制的滑道下到深深的矿坑底部。“之后头顶的那些矿石就都是咸的了。”盐矿旁的商店里自然就是各种盐制品售卖了,“但显然现在的盐已经不像当年那般单调了,被染上各种可爱的颜色,以及和玫瑰、薰衣草等植物混合,或者是装在各种精美的玻璃瓶、玻璃试管中,有很漂亮的包装,做得非常精巧,成了非常值得买的手信。”

  桃子今年夏天的时候第一次去日本,“虽然是去办事,但也想着能有一两天时间可以逛逛买买,所以带了个大箱子,而且只带了两三件衣服和一个洗漱包。但回来的时候,箱子差点关不上,买了太多小东西了……”

  在姬路城前的商店街,桃子买了一大堆和纸的信笺、卡片、夏扇和记事本,“那种天然象牙白色、带着纤维纹理的纸张好像是延续着植物的生命似的,有一种让你一摸就丢不掉的吸引力。”其中桃子最喜欢一把扇子,“用淡淡水彩画着一块西瓜,看到就仿佛感受到了关西的夏天。”还有一个猫咪记事本桃子也很喜欢,“每一张上都画了一只不同的猫咪,有些像是小时候动画片里看到的那种在街头漫步的大橘猫,或者是要找到美少女战士的黑猫露娜。”

  在姬路城的文创商品店,桃子也买了很多旅游纪念品,“他们把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都做成了卡通小挂坠,很适合买来送给男性友人。”桃子自己买了一个姬路城的微缩摆件,“那个白白的城堡实在是太酷了。”

  当然日本的风物还有很多很多,“像大松里会卖的蜡笔小新的恐龙饼干,我就觉得也是日本的风物啊!还有那些和果子,大阪、京都、名古屋、东京……都有自己的代表和果子。餐具也是个个都好看!我要不是箱子塞不下了,会买一套浴衣带回来的!”

  后来,桃子的一个朋友也去日本玩了半个月,“我拜托他给我带便利店里一款超好吃的杯面。我觉得日本的泡面也算风物了,种类繁多,而且也都很好吃!”朋友给桃子带回来的伴手礼中,“有一套四双箸,绘着四季不同的花。还有一对来自奈良的水杯,跟《樱桃小丸子》里爷爷友藏捧在手里的是一样的款。对了!还有一本《火影忍者》的漫画,这也绝对是日本风物了吧!”